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商業 - 科技

被停課?網紅教師“變現”觸動了誰的神經

余曉宇 2019年12月17日

網紅教師爭議的背后,蘊含著更為深刻的社會命題。

近日有傳言稱,因鮮明教學風格和靚麗外型走紅網絡的“復旦美女教授”陳果被學校叫停授課。12月14日,復旦大學對媒體否認停課一事,稱其一直在校內講授“思想道德與法律基礎”課程,同時,下個學期的課已經排好。

盡管停課的謠言得到了澄清,但和她所處的群體一樣,這位“網紅教師”仍需面對來自外界的爭議。

不按套路出牌的思修課老師

你很難對陳果“復旦美女教授”的名號提出質疑。

在最廣為流傳的照片中,她穿著卡其色的羊絨系帶大衣,梳著棕色的偏分卷發,化著精致的妝容,雙眼定定望著你,優雅又知性。這張照片被印在她的暢銷書《好的愛情》的腰封上,也是喜馬拉雅音頻課程《陳果的幸福哲學課》的封面。

《好的孤獨》腰封圖

2010年,復旦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高級講師陳果因一段授課視頻走紅網絡。她畢業于復旦大學哲學系,擔任本科生《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課程的教學。

氣質和外形是她吸睛的利器,充滿激情的排比和肢體語言則是她俘獲觀眾的秘訣。當你打開她的視頻課程,也會不自覺受到感染,聽她娓娓道來。

“自由是一種清明安和的心境,自由就是你找到了你生命的節奏。從此以后,你按照生命的節奏去生活。自由就是不管你是高調還是低調,你找到了屬于你的調調,于是乎今后的人生,你用你自己的調去歌唱生活;自由就是你永遠朝著陽光,但是你按照自己的時間開放,你是一個有著自己的開放時間的小花,陽光雨露滋養著你,但是你按照自己的花期在墻角靜靜地開放。”

在一段論述自由的視頻里,陳果在講臺踱步來回六次,不時揮動著雙手,最后兩臂交錯,定格在“靜靜開放”的模樣。她穿了同為灰咖色系的內搭襯衫和大衣,系著一根亮閃閃的銀色細腰帶,濃密的長卷發被高高綁起,珍珠耳飾點綴在臉側,顯然是精心搭配過。

陳果視頻課程截圖

除了課程,陳果的書也是火爆異常。例如《懂你》,這本關于對道德教育語言藝術思考的小書在當當圖書暢銷榜上表現不俗。2019年1月排在第28位,2月升至第12位,僅次于年初大熱的劉慈欣的科幻小說《流浪地球》。

陳果是“網紅教師”群體中的一員。在這群特殊的“網紅”中,有人端著雞湯走上神壇,有人頻頻活躍在綜藝節目,也有人被奉為人型考研寶典。

這些“網紅教師”并不像一些專家那樣,名字被印在中學教輔書籍封面,成為權威的象征卻毫無生氣。大眾眼中的網紅教師們是鮮活的人物,他們獲得關注的同時,公眾探究的目光也隨之而來。

爭議一:你夠資格嗎?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能力是否與名聲匹配,是頂著“老師”名號的網紅教師們要面臨的第一個摸底測試。

于丹是最早被質疑學術能力的網紅教師之一。

2006年“十一”假期,于丹憑借在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節目連續七天播出的“于丹《論語》心得”被大眾熟知,成為當年最炙手可熱的“學術超女”。

伴隨著各地巡回講座盛情邀請的是連續不斷的質疑。媒體評論人梁宏達公開指出于丹的講座是一種“心理按摩”,“每一句話都正確,但都是正確的廢話”。2014年,在于丹發表精神抗霾言論后,作家李承鵬諷刺其“渾身正能量,滿血是雞湯”,大眾對于丹的評價也逐漸下降,認為她的空洞無物的心靈雞湯實則是“心靈砒霜”。

于丹微博截圖

輿論場里,陳果似乎正在步于丹后塵。在被她與眾不同的思政課教學方式吸引后,部分人開始厭倦,認為她的課程和書不過是換湯不換藥的“思修心得”。

有網友說,陳果的授課內容沒有實際內涵,她在課堂上的語錄“像繞口令一樣把人繞進去就完事兒”。還有網友評價:“她的課能走紅,暴露的是這個時代人們普遍精神匱乏的問題”。

網紅教師不僅面對著課程內容是否有營養的質疑,頭上“老師”的頭銜也會被再三打量。

張雪峰是一名考研機構的輔導人員,因《七分鐘解讀34所985高校》躥紅。許多人認為,他雖然在考研機構任職,但并不進行專業課教學,工作內容與“留學咨詢顧問”相似,甚至自己也沒有考研成功的經歷,還稱不上是“老師”。

“是否夠資格”的疑問同樣發生在來自高校的網紅教師身上。前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經濟學者薛兆豐因得到課程和《奇葩說》被大眾熟知,而“北大教授”的前綴為他吸引了不少視線。2018年,同為北大國發院教授的唐方方對薛兆豐的教授身份提出了疑議,稱他并不在北京大學考核名錄內。后經確認,薛兆豐屬于北大國發院“院聘教授”,沒有編制。

爭議二:本職工作還要嗎?

拋開能力,圍繞網紅教師的另一大爭議是與本職工作的脫節。

“上綜藝比上講臺還多”是不少觀眾對網紅教師們的第一印象。北京大學心理系教授魏坤琳以科學判官Dr.魏的身份活躍在《最強大腦》,考研機構輔導老師張雪峰出沒于《火星情報局》、《演說家》等多個綜藝節目,薛兆豐教授連續兩季擔任《奇葩說》導師……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網紅教師頻繁出現在屏幕上。

有人發出疑問:不好好教書跑來上節目,這些老師到底想干嘛?

除了上綜藝,有些網紅教師還要當“暢銷書作家”。

雖然著作傍身的學者備受推崇,但這些“網紅教師”的作品能否經得起品讀又是另一回事。

復旦馬克思主義學院官網信息顯示,陳果共出版過四本專著,其中兩本為《好的孤獨》和《好的愛情》,內容也延續了和她授課方式一致的繾綣文風。書評褒貶不一。針對《好的孤獨》,有知乎網友認為“感覺沒什么實質內容,看不下去。”另一位知乎網友直接將其成為”作文書”。

在《好的孤獨》截圖中,陳果闡述了對“孤獨”和“寂寞”的認識
?
其他網紅教師們出版的書籍也普遍存在爭議。于丹的“心得系列”常年在書店的文化類暢銷書榜名列前茅,但和她的講座一樣,被抨擊是把古人的言論用自己的想法包裝一番,“變成了可以在廣泛范圍內應用的心理按摩技術”,給人“灌迷魂湯”;《奇葩說》第五季播出后,《薛兆豐經濟學講義》在淘寶的單店最高銷量達4.1萬筆,但其前同事,北大國發院教授汪丁丁在社交平臺批評他的作品“是完全沒有畢業的經濟系學生寫的”;以運動控制為主要研究領域的魏坤琳出版的《魏坤琳的科學養育寶典》被認為是“披著腦科學外衣的育兒書”……他們搖身一變成為“暢銷書作家”,但作品的評價和銷量卻不成正比。

而除了賣書之外,付費課程也沒有被落下。

不少網紅教師們在不同的平臺開設了音頻或視頻課程。在喜馬拉雅app上,陳果的《幸福哲學課》購買價格為99喜點(1喜點對應人民幣1元),收聽人次8000多萬。在知識付費應用得到app上,魏坤琳的得到課程《Dr.魏的家庭教育寶典》有12萬人加入學習,而《薛兆豐的經濟學課》已有45萬人購買課程,按照199元單價計算,總營收超9000萬,付費課程似乎成為網紅教師實現“財務自由”的最快路徑之一。

得到app《薛兆豐的經濟學課》界面截圖

知識付費并不是壞事,而網紅教師所面臨的質疑主要是,付費購來的知識是否“物有所值”?

有人認為,他們依靠“教師”身份收獲關注,卻走下講臺,活躍在公眾眼前,是不是對本職工作的懈怠和拋棄?在知識付費變現過程中,“網紅”“教師”的身份起到了怎樣的推動作用:如果魏坤琳沒有參加過《最強大腦》,薛兆豐沒有上過《奇葩說》,陳果不是“復旦美女老師”,他們的書和課程還會有這么多人買單嗎?

觸動神經的“變現”

網紅教師爭議的背后,蘊含著更為深刻的社會命題。

網紅教師是全民娛樂氛圍下的草根造星。互聯網的普及使得民眾話語空間增加,但空間的增加不代表話語權的增大。與此同時,全民娛樂化風潮興起,“明星”的影響力逐漸擴大。于是,公眾開始熱衷于參與“明星”,借由此過程來爭取話語權的表達,草根造星應時而生。

公眾制造了“網紅教師”,也為其大規模變現提供了土壤。互聯網的發展催生了多種攫利方式,其中IP運營和知識付費長居風口。網紅教師作為兩者的完美結合,通過“流量收割——個人IP打造——付費知識共享”的模式獲取了大量收益,完成了文化商人的轉型。

問題在于,商人具有天然趨利性,這和社會對于教師的定位和期望是背離的。

教師是被神圣化的職業。甚至更多時候,教師不被當成一種職業,而是一個用于寄托情感和希望的符號,承受著整個社會的學術和道德崇拜。正因為如此,網紅教師的“變現”才觸動了眾人的神經,引發大量爭議。

當然,對于網紅教師自身來說,既是“網紅”,也是“教師”。他/她如何看待這兩個身份?孰輕孰重?這或許一定程度上決定了網民們對其是毀是譽。

?

?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成 人 动漫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