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退出競選的楊安澤仍是美國政壇最耀眼的亞裔明星

退出競選的楊安澤仍是美國政壇最耀眼的亞裔明星

Karen Yuan/Ellen McGirt 2020年03月07日
自從兩周前宣布退出競選以來,楊安澤仍然在某種程度上繼續參與著大選。他進入了從政生涯的第二階段。

2020年2月8日,楊安澤在新罕布什爾科技學院的和諧社區學院出席造勢活動。圖片來源:Andrew Harnik—AP Images

今天,《財富》的時事通訊編輯Karen Yuan圍繞“超級星期二”投票日提出了一個重要的觀點:在全部是白人、全部是“嬰兒潮”一代人的美國政界,候選人的代表性變得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Ellen McGirt

在今年的“超級星期二”投票日上,民主黨的主要候選人范圍已經縮小到拜登、布隆伯格、桑德斯和沃倫這寥寥幾人。盡管對今晚的投票結果眾說紛紜,但我們必須注意的是,這是一次白人的勝利,最有希望的幾位有色族裔的候選人都已經退出了角逐。只有圖爾西·加伯德還剩下一線希望。(編者注:黨內預選是美國總統選舉的第一階段。競選人在“超級星期二”角逐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超過三分之一的黨代表選票。“超級星期二”當天的投票選民眾多、地域范圍廣,對選情影響大,因此備受矚目。)

不過,有一位少數族裔的候選人卻仍然在某種程度上繼續參與著大選——自從兩周前宣布退出競選以來,華裔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進入了從政生涯的第二階段,成為了CNN的政治評論員。對于今年的“超級星期二”投票日,楊安澤也發表了他的個人意見:“到3月中旬,他(桑德斯)的代表票數可能會以幾乎難以超越的優勢領先。”當然,拜登在南卡羅來納州的勝利以及他近來高漲的支持率可能會讓楊安澤的話顯得有些瘋狂,不過重點并不在于楊安澤的分析是對還是錯,而在于他已經開始在電視上談論政治了。

本次大選最終還是會成為白人候選人角逐的舞臺,但在此之前,我需要鄭重指出的是,楊安澤是將2020年美國政壇上最引人注目的一位亞裔政客。

隨著楊安澤在美國政界的影響力持續擴大,美國人也在逐漸改變對亞裔的看法,同時也令美國人開始正視亞裔群體在全國舞臺上的地位。目前雖然也有趙美心和劉云平等少數亞裔政客在美國國會中任職,但楊安澤卻是極少數敢于站出來競選美國總統的亞裔人士之一。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一名亞裔,他也是今年的所有參選人中最有魅力的之一。

華盛頓大學圣路易斯分校的社會學教授阿迪亞·溫菲爾德曾經深入研究過各種職業中的不平等現象。他表示:“調查顯示,美國人對亞裔男性經常存在一種刻板偏見,覺得他們性格被動、溫順,不敢爭奪領導職位——或者說太像‘書呆子’。當亞裔試圖競爭高層職位時,這種刻板偏見會對他們很不利。而楊安澤站出來競選總統,將有助于人們消除這種錯誤認知。”

楊安澤會跟人碰拳頭,會跳舞,也會玩“人群沖浪”,他的民調成績也一路高歌猛進。美國總統候選人的標準形象是一個有男子氣概的愛家男人,盡管亞裔男性經常被認為不夠陽剛,但楊安澤卻將這一點演繹得淋漓盡致。在他的競選過程中,他一直把妻子和兒子帶在身邊。他在亞洲男人的“書呆子”(他自稱“我是一個數學男”)和粗獷豪放的“美國大兄弟”這兩種極端的形象之間達到了一種迷人且有效的平衡。

楊安澤的形象是顛覆性的,而且他的顛覆性還不僅僅表現在政治上——另外,溫菲爾德還表示,有一點十分重要,那就是楊安澤并非是通過傳統的政治手段參與本次大選的。

雖然亞裔人士在美國的職場上已經占據了相當一部分比例,但擔任高級領導者的人數卻是很少的。實際上,他們是美國社會中最不可能被提拔到領導層的群體,不論是在政界、科技界還是在別的商業領域。今年的財富美國500強中,一共只有16位亞裔CEO。

溫菲爾德表示:“很多美國人對亞裔有一種成見,覺得他們沒有擔任領導角色所必需的‘殺手本能’。人們對亞裔的這種被動恭順、小富即安的刻板偏見對他們是很不利的。”

一開始,很少有人能料到楊安澤會堅持到辯論階段。人們也想不到他能籌集到這么多錢,并且獲得這么多支持。人們更想不到他能比科里·布克和卡瑪拉·哈里斯等少數族裔候選人走得更遠。前硅谷公司高管、亞裔人士職業發展顧問朱柏章(Buck Gee)認為,楊安澤的成功之所以令人驚訝,恰恰是這種“人們對亞裔擔任領導崗位的一般看法”導致的。

朱柏章表示:“這并非公然的種族歧視,也就是人們覺得亞裔不應該或者不能上臺競選。但這是一種隱性的偏見,一些出色的亞裔領導人肯定是受到歡迎的,但他們并不被期待。”

作為一個美國社會的外來者,楊安澤必須面對如何展示自己的身份的問題。楊安澤身上有一些亞洲人的特性,比如和藹可親,基本上沒有任何種族偏見,但這些特質并不受一些人的歡迎。他們也因此批評楊安澤總是對種族或者亞裔有關的一些尖銳問題避而不談。

溫菲爾德表示:“種族問題仍然是美國政治中的一大難題,但是種族問題又無處不在。所以楊安澤很難找到一種合適的方法,將他本人的種族身份融入到他的個人、職業和政治敘事中。”不過溫菲爾德也表示,對一些可能影響亞裔群體利益的問題保持沉默,并不等于這些問題不存在,“這只是意味著它們仍然沒有得到解決。”

不過,我采訪過的專家們都表示,楊安澤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對擔任領導階層的美國亞裔群體產生了持久的積極影響。

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心理學教授、領導力研究專家托馬斯?施認為:“楊安澤的參選已經影響了美國的領導力曲線。不管這種影響有多微小,這種軌跡的微妙轉變,都有可能為未來的亞裔以及其他少數族裔領導者創造一個更廣闊的平臺。”

托馬斯?施還表示,他發現美國亞裔群體對楊安澤雖然不無批評,但口碑大致是正面的,這表明他們也在“拼命尋找高級領導職位上的亞裔榜樣。”

而楊安澤自己也反思了自己參選以來的形象。在談到他參選留下的政治遺產時,他對Politico網站表示:“我參選的目標之一,就是想知道當一個年輕的亞裔小伙子打開電視,看見一名亞裔的美國總統候選人站在辯論臺上,這會給他帶來怎樣的影響。” (財富中文網)

譯者:隋遠洙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成 人 动漫在线